推薦序──亞伯罕.賀弗(Abram Hoffer)醫師

為什麼我們還需要一本書來教育患者如何保持健康?滿足人們所有的健康需求,難道不是醫學界與 醫療專業人員的責任嗎?難道我們不應該完全篤信醫學,將醫學要求的建議奉為圭臬,就好像刻在石頭 上的天諭一樣?要回答這些問題,我們只需要讀一讀每天新聞的頭條,您就會看到,不斷重演的醫療災 難新聞:暴漲的醫療成本、哀鴻遍野的病患、維持高成長的死亡率、癌症罹患率、結核病死灰復燃、愛 滋病的世紀災難,以及暴增的帕金森與阿茲海默症患者。如果醫護專業人員能夠維持我們的健康,那麼 今日的局勢為何會如此慘烈?

主要的問題,在於公正專業人士蒐集到的重要資訊,經常隱匿在不為人知的期刊裡草草刊載而過, 而多數人根本聽都沒聽過這些研究報告,也不知道該如何使用這些研究結果。這是自中世紀,醫療同業 公會百年傳統的遺毒,它們向來不惜一切代價隱藏它們的商業機密。

現代醫學已經失敗了,並不是說是醫界人士沒有能力發掘醫學新知,反而是他們沒有讓大眾有效地 關注到的療癒新發現。然而,醫界中製藥業在宣導教育方面並沒有失敗,製藥業歷來都十分成功地向大 眾宣導,其所販賣的藥品是如何深具益處。而其他較沒有商業利益的重要醫學發現,如關於營養、草藥、 創新療法等方面的研究報告,仍然掩埋在年年出版的成堆文獻之中。我們需要像安德魯.索爾(作者Andrew Saul)所撰寫的書籍,來搭起一座橋梁,將如何療癒與維持健康的知識,帶給有需要的大眾朋友們,讓大家一同來學習這些保健良方,儘管這些方法可能與醫界的金錢商業利益有所衝突。

雪上加霜的是,如果這些深具價值的保健資訊不符合傳統醫學的觀點,醫學界就會企圖壓制。醫學 界中主流學派的更替,至少要花四十年的時間,而學派間激烈對峙的同時,病患們可能就失去了拯救 生命的寶貴訊息。這是過度保守主義要付出的代價。一九五七年,我跟同事首度發表了一篇,關於使 用維生素 B3 治療精神分裂症的研究︹賀弗(Hoffer)、奧斯曼(Osmond)、考爾貝克(Callbeck)與卡 漢(Kahan)合著之《以菸鹼酸和菸鹼醯酸治療精神分裂症》刊載於《臨床與實驗精神病理學期刊》, 一九五七年第十八期,一三一至一五八頁︺,一般人大多會忽略它,因為醫界主流學派,不會以生物化 學面失調的觀點,來看待精神分裂症。

反而,主流醫學視其為一種生活模式,因此不會和高於一般劑量的維生素使用有所關連。但是,當 我們採雙盲實驗結果發表報告時,主流醫學的阻力其實才正要開始。到了一九七○年代,美國精神病學協會,因成見而開始抨擊細胞分子矯正(營養)精神病學。他們利用其醫學界的地位,阻止精神科醫生 與如我等主張維生素療法學者接觸;而無視於病患在營養治療下確實恢復了健康。

細胞分子矯正醫學的執行,有賴於病患與醫療專業人士間積極地互動與參與。因為它涉及到飲食與生活方式的改變,而這是無法由醫生獨自來完成的。我們迫切需要起身力行來教育人民,並激勵大眾,為自己來閱讀與學習如何自我保健。《拒絕庸醫》恰恰就是這樣的一本教材。(而且肯定不是一本為自己進行胸腔手術的教材,正如惡意評論家對這本書可能懷有錯誤假設。)偉大的分子矯正醫學教育工作者,如萊納斯.鮑林(Linus Pauling)等人,很早就將其目標讀者設定為一般大眾。

他們這樣做的原因是因為挽救生命的知識實在是太重要了,不可輕易忽略,然而學者,醫生和醫師協會卻都不予理會。在這樣的傳統思潮之下,《拒絕庸醫》選擇直接與一般大眾進行分享與交流。一九四五年時,我們被教育要以拉丁文寫處方箋。經過了六十年後,世界有了極大的變化。現在,患者透過網路,就能獲得整個圖書館的圖書資源。人們有了越來越多不同的資訊管道,但卻多到讓人眼花撩亂。我們身邊充斥著不斷出版的疾病叢書。所有已知病症的療法也都有詳細介紹。現代醫學(包括 替代療法)整體如此多元,一個慵懶的民眾,無法適當地評估書籍的療法是否確實具有醫療價值。

我們已經從貧乏資訊的世界,變成了一個充斥過多資訊的社會,甚至更多資訊還正在迅速累積當中。我們不得不轉向有知識背景,也值得信賴的人求助,這樣的人對治癒病患,比對獲取名聲和財富都還來得有興趣。這些人為我們細篩過濾驚人的資訊量,去蕪存菁,然後留下真相的核心。

宣導健康的資訊,必須能夠糾正目前醫學文獻中普遍存在的錯誤訊息。某醫學教授有次於授課前,先告訴他的學生,他所講授的資訊只有一半是正確的,但他並不確定哪一半才是正確的。我有次在哥倫比亞大學開講前也跟學生說,他們在精神病學課堂中所學的東西大多都是錯誤的。接著,醫學系三年級的學生們站了起來,為我這句話鼓掌喝采。

錯誤資訊可用來支持或攻擊一個正在盛行的信仰體系。在營養這個議題上,錯誤的資訊支持精緻糖與化學食品添加物這種罪惡飲食,結果反而矇蔽了真正的事實真相。當發現維生素有助益時,醫療體系便迅速動員,發布了成千上萬的錯誤資訊,來為維生素冠上莫須有的罪惡之名。維生素C聲稱會導致腎結石,但這並不會發生;菸鹼酸應該會損害肝臟,但這也不會發生。危險毒性只存在於醫生的想像力之中。他們恣意散佈著三人成虎的不實資訊。事實的真相是,維生素不會損害腎臟,不會引起惡性貧血,不會降低生育能力,不會損害肝功能,不會造成血色沉著病,不會干擾葡萄糖的血液測試,也不會減低化療或放射線治療的效果。

保健書籍的作者們也該是醫治者,應該知道要強調什麼,應該知道任何一個治療方案的價值和缺點,最重要的是,應該要為大眾而寫。若要幫助讀者們有效地分類整理大量的醫學資料,讓這些資料變成對讀者們有意義的健康資訊,優良的保健叢書便不可少。每個人都應培養對個人最為有益的飲食習慣。但他們要做到這一點,就必須得先了解可獲得的治療選項到底有哪些。《拒絕庸醫》一書就是在幫助讀者了解這些。

因此,從五十年以前那個貧乏資訊的年代,到了今日身旁充斥得太多衝突資訊的時代,我們需要仰賴如本書的作品,來幫助我們從大量文獻中,蒐集整理出現代營養療法的一些重點原則。新的資訊會引發新的問題,然而人們又會反過頭來創造出新的方法來處理這些問題。經驗告訴我們,我們不能倚賴醫療專業人士來告訴我們,有哪些非主流的健康資訊可選擇。很多健康資訊仍然充滿爭議,但是爭議原本就是醫學的本質。「道法自然」,《拒絕庸醫》這本書所探討的是自然的醫學——細胞分子矯正醫學。

——醫師,亞伯罕.賀弗(Abram Hoffer) 致敬